二百一十章.小小的作业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只祈求一场安睡 作者: 天使仿制品 更新时间:2019-10-01 21:51:24 字数:4838 阅读进度:233/233

北风宅里又变热闹了一点。

因为太多人同在的原因。哪怕宅邸面积庞大。也会有种走到哪都能看见人的错觉。事实也如此客厅里休闲的人、走廊上走动要去往哪里的人、院子里打闹的人。虽然都不是真正的人。但是顶着人的样貌,做着人的行径。

确实很多人,很热闹。

而在那样的热闹一角。白渊和克托尼亚面对面站着。脚下是没有遭到太多践踏的草地,虽然因为冬日变得枯黄,还覆盖着前些日子的雪。

在阳光下自然融化,没有被踩踏过的雪地终于还是被印上了一串脚印。白渊看着克托尼亚,手上轻轻颠着从宅邸角落里翻出来的太刀“今天,久违的给你开一堂课。”

“诶今天要学什么”

反应比白渊预想的还要好。克托尼亚对于学习有着远超一般人的热情。虽然教给她的没准都是些基础的内容,但是她却依然每次都会以热烈的欢迎姿态来迎接白渊的教学。“前几天我用来权能今天要教我怎么控制权能吗”

“不。那对你来说还太早了。”

迎头就是一盆凉水,视目前的天气,也可能是一盆带着冰碴的冰水。白渊颠着重量不太习惯的刀具,尽量在开始教学之前习惯手中玩意的重量“一般来说,使用权能之前都得先掌握基本的身体控制能力。还有各种魔力技巧。”

为什么

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克托尼亚弯到几乎折断的脖子已经明显的把想法透露了出来。

手上的刀具已经基本熟悉。白渊便换了个手法来习惯它的惯性方向“身体的控制能力不只是你现在这样弯脖子的动作。还有控制自己的生命形态、身体素质等等。魔力技艺就不用我说了,之前那三百本抄本你做多少了”

闻言,克托尼亚脸上迅速泛起一阵不好意思的神色,挠着脸颊,目光四处游荡着“一半不到”

“具体点。”

“三本。”

刚刚那可是大实话。真的是一半不到。只不过连一成都不到就是了。

虽然克托尼亚喜欢学习,阅读。

但是不喜欢写作业。

书写、解答等都让她觉得麻烦而且很累。所以基本上能拖则拖在泽萝身边的时候泽萝还会督促她做作业。每天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她就会在那一个小时间以各种方式消磨时间。基本上能写完一页就已经在泽萝的最佳预计之外了。

“不是师傅您说不着急的嘛按您的时间计量单位,我觉得应该可以百年之后再交也不迟。”

厚着脸皮说着,克托尼亚目光游移在白渊手上那寒芒毕露的凶刃上“比起查作业。今天要学些什么作业就无关紧要了啦”

“唉。拿你没办法。”

作业的事情也确实不着急。不过白渊没想到这丫头比预想的还要懒。那三百本抄本的目的是让她在身体素质达到正常永生种的水准之前,可以先掌握控制魔力所需的基本媒介的书写同时还能学习永生种的文字。她姐姐教给了她永生种的语言,却半个字都没教。但是回想一下那位堪称文盲级的朋友,白渊又明白了她为什么没有教给克托尼亚以永生种的文字。

毕竟她自己也不会。多半是害怕丢人。

在身体素质能够完美控制之后,绘制文字,初步掌握正式的魔力控制能力,就算得上是一名优秀的新时代永生种。

一般的永生种只会通过“地方的”魔力控制技巧,以曾经习得的术式或者阵法来完成自己需要的功能。而有的永生种则更原始,魔力的功能全凭生搬硬凑,就靠着自身觉醒后对魔力的控制能力,粗制滥造的达成简陋的魔力工程。

在这些对比之下,已经发展了数亿年,有研究组作为后盾的永生种“文字魔法”系统,简直成熟得令人陶醉。

不过其实不学也无所谓的。

简陋啊。地方啊。等等形容,都是以高傲的姿态对他人指手画脚的形容方式。

只要魔力能形成自己需要的功能,手段到底如何根本不重要。白渊只是参考了研究组发行的新生永生种教育手册推荐的教学顺序而已。

顺带一提,他手上那本书落后了七个版本。

比起魔力的控制技巧,“高端”的魔力文字。对于自身的控制,才是永生种成长中的大头。

对自身的控制。包括了意识的完全控制、身体的控制、多维度下自我的认知及控制、权能的控制等等等等。

白渊今天要教给克托尼亚的,就是身体的控制。

“来。先给你示范一下。”

从储物梦境里掏出一根长约两米的金属柱。白渊把它轻轻的放到泥地上。

虽然看师傅拿着轻松。但是在那大腿粗细的金属柱落地时,克托尼亚明显的感受到了一阵震动。而且也看不见白渊用力把它插到地里。只是扶着它以免倾倒,它就自己陷进了土地里,两米多高的柱子一下子就变得还没过白渊的头顶。

昏暗的夜空下,克托尼亚看着白渊把手中因为星光而寒芒闪耀的刀刃举起。

“看好了。克托尼亚。虽然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但是世间万物,都是由基础堆砌起来的。”

摆出一个就连克托尼亚都知道,完全不正规的剑道起手式或者说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棍道起手式。白渊微闭双眼“了解了自我。然后再了解世界之后,这种事情就很简单。”

是眼花了呢。

还是因为师傅微眯的眼睛吸引了注意力。

一瞬间克托尼亚远超常人的反应速度中的一瞬间。应该是连分子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白渊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金属柱的后方。直到克托尼亚看清他的身姿,地面上才逐渐浮现出一串脚印。

雪花都没能反应过来的速度。

看多了的克托尼亚心中无端的浮现出这个想法。

“别愣着看我。看这里。”

转过身来的白渊仍是平凡无奇的青年模样,普普通通的五官带着无奈的神色用刀背敲了敲柱子的上方。受到冲击的柱体这才从中部斜斜的分离成两段。轰然的砸进地里。“解释太麻烦了。直接给你演示一下是最简单的。刚刚这就是永生种身体素质的表演。基础版本。”

说着令克托尼亚惊讶的话语。白渊走过去把刀往她手里一塞“不是任何的强化手段。这就是我的身体素质。记住这一点。”

“啊哦。好的。”

茫然的接过刀,克托尼亚的眼睛还是没法从刚才的位置上移回来。

把刀塞到克托尼亚手里之后,白渊就转身走到一旁“你先把柱子接回去。然后照着我刚才做的,把柱子砍了。”

这性质特殊的金属是白渊曾经收“贡品”时收到的材料。放在收藏里吃灰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性质特殊加上储物梦境里的环境可以达到理想级,直到如今也还保持着原本的属性和模样。

虽说这玩意如果做成武器也是能够让不少永生种觉得还不错的材料。但是白渊因为黑棍的缘故一直用不上,所以这能够自我愈合,还能跟得上永生种动作的材料就一直留了下来。

不过它虽然没能成为神兵利器,如今也变成了教学材料。也算有了个好的归宿。

“做到做到什么”

克托尼亚愣了愣,然后看向白渊,眼神已经完全失去了神采“刚刚那样,要怎么才能做到啊”

在觉醒之后,克托尼亚就觉得自己的能力比起觉醒前强大了不少。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体质就不用提,浸入恒星泡澡的事情早已经证明了体质强悍。但是刚刚的这一幕。克托尼亚甚至没能捕捉到白渊的任何行动。

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就好像被删掉了发生期间的时间。克托尼亚不知道除了使用辅助手段以外,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是身体控制课程的基础篇哦。喏,你看。”

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本a4纸大小的厚厚书本,白渊翻开非常靠前的页面,呈到克托尼亚眼前“你看。上面说了,这样子是最简单明了的教学手段。别傻愣着,先去试一试嘛。”

说罢,白渊指尖一勾,沉在泥土里的金属柱上半截就飘飞而起,以原本的模样落在了断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变回一个完好无损的整体。“记住,别用任何的强化手段,这就是很普通的身体素质测试。能做到这一步,你就算基本入门了。”

这还是基本入门吗

嘴角微颤,背对着灯光的克托尼亚心情就和脸一样黑暗。

刚刚白渊师傅的行动甚至没有引起半点波澜空间、空气、魔力、光影。

非要说的话,真的是一次普通无比的迈步,然后切断目标。但是这种“普通”。克托尼亚感觉自己真的学不来。

不过傻站着不行。先按师傅说的。试一下,试一下就试一下

“吸”

深呼吸。举刀虽然姿态同样奇怪。迈步向前,斩

寒芒掠过,坚实的金属柱就好像一块橡皮泥一般轻易地被分成两截。

而后是同样的落地声,金属柱被凡铁斩断,砸进泥地里。

“教学上可没说初学者就能砍出这种威力的斩击。”

看着落地的金属柱,白渊也有些咋舌。虽然他常年用棍。但是这种凡铁需要怎样才能斩断这根柱子,白渊心里还是有数的不可能。

人类的铁器绝无可能斩断这玩意。这金属柱的强度超越了地球上目前所有的材料。放眼历史,地球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处理这玩意。毕竟它可是来自于一个非常高位的文明向白渊这名永生种提供的贡品之一。

但是永生种想要斩断它很简单挥刀的力量够大,速度够快。

金属柱本身的属性有一点叫“跟得上永生种的速度”。特殊的粒子结构使得它在永生种手中被使用时,它可以跟得上永生种的速度,做出相应的反馈。虽说是一项非常奇特但是绝对是正面属性的特性。在这种时候又有些鸡肋。

普通的铁器,是跟不上永生种的速度的。就好像非牛顿流体可以允许砖块沉降,却能抗住子弹射击一样。普通的铁器在极高速的挥动中甚至来不及对受力进行反应谁打了我我打了谁

在这种情况下,普通的铁器反而呈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硬度和锋利。虽然巨幅缩短了使用时间,但是自爆一般的爆发力还是不容小觑。

这也是白渊要从北风宅里翻出这把刀的原因,它在面对纵向力量的时候,有着还算不错的能力北风宅里各种藏品数不胜数,和这个类似款式的刀具都有二三十把,白渊试了二十多把,就这一把顶住了刚刚那种力道的挥动。

话虽如此。但是斩断金属柱该有的力道

该说克托尼亚不愧是在恒星里泡澡的人吗她没能理解永生种身体属性无上限这一条件的情况下。居然一刀就砍出了这种效果。

“师傅这个。我姐姐有教过我。一点点。”

站在原地,呼吸有些紊乱的克托尼亚终于苦笑着回过头来“这一部分内容,是叫做突破认知极限。对吧。”

永生种所受的上限起源自自我认知我认为自己有多强,自己就有多强。

但是控制自我意识,完全把潜意识和表意识统一的难度实在太高。所以新生的永生种都会在嘴上说着“我懂了,我能做到。我超级强。”

心里却会保留基本的怀疑和不自信“真的吗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不符合常识”

意识不到位,永生种的身体素质就会被束缚在认知的极限处。

就好像此时的克托尼亚,她已经有了些许过度呼吸的症状,发软颤抖的手险些就要把刀落到脚上。

险险的阻止了流血事件发生。白渊点点头肯定了克托尼亚的话语“第一章第一节,突破自我认知。这本书还是我从别人手上淘来的。”

“姐姐也有这样一本,封面上还写着未成熟永生种勿看,容易造成三观固定或崩溃”

被白渊搀扶着,克托尼亚脸上带着有些抱歉的笑意“我就是书里说的,三观坚挺的那种人。你看,这么多年了,我连呼吸过度会眩晕的症状都没摆脱。所以姐姐才会嫌麻烦,把我丢到您这里”

“别瞎说。”

清脆的一巴掌拍在克托尼亚的嘴上,小姑娘有些泛白的嘴唇被白渊一拍下去,渐渐浮起了些许红肿“陶尔尼雅虽然不怎么喜欢搭理普通人。但在面对永生种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有这种阴暗想法的人。还有,你这样说,是不是在怀疑我作为一名年长永生种的教学能力”

“没有。”

被打得有些愣住了的克托尼亚抚着嘴唇。白渊这一巴掌有些用力,把她打愣了。

“虽然你能砍断金属柱,但是行动速度还不够快。不过今天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留作作业,你以后自己来练。不懂的再问我。”

腋下夹着克托尼亚的白渊把她丢到木质的走廊上。明亮的灯光照亮了两人。也让克托尼亚看清了白渊的表情。

带着灿烂笑意的白渊笑着拍了拍克托尼亚的脑袋“你会觉得丧气是不是因为三百多岁了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安心点。我二十万岁的时候才完全学会这个而你有我这个师傅,肯定不可能再用二十万年,咱们姑且用个二万年,怎么样”

“二万年”

“对。而且你每百年就要写三百本抄本。每天都要练这个。就当做小小的作业嘛”

“所以说你们的时间观念真的很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