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不算结束的结束(全书完)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玩转沙盒异界 作者: 苦大且仇深 更新时间:2019-10-01 16:17:41 字数:2487 阅读进度:365/365

秋天的风轻抚大地。

迷迭香庄园外。

一名年轻的记者用左手扶了一下眼镜。

放下手中的笔,顺着眼前白发老者的目光看向窗外,“您在看什么呢?”

回答他的却是沉默。

“最后索菲法师去哪里了?您的妻子死后,是她在陪伴你吗?”

老者回头,似乎非常疲倦,勉强的笑一下。

“她死了。

就在莱昂内尔出生的第二年。”

“所以这件事才是‘秘法战争’真正的开端?您爱过她吗?现在感到后悔吗?”

“我这一生只爱过我的妻子一人,伊凡...”

看着老人浑浊的双眼,记者沉思一会,低头开始在笔记上记载。

‘...寒冰掌控者索菲,即便对她的爱藏在心中,但他的心与灵魂依旧忠贞不渝。’

“您怀念过去的岁月吗?与乔凡尼陛下,基隆大师一同冒险的日子...”

说到这里,记者笑道,“我曾经也有成为职业者的梦想,但却没有那份天赋。”

“人人都怀念过去,年轻人,因为记忆中永远只会留下美好的东西。”

伊凡喝了一口水,“刚才您说到,在您的妻子怀孕的第二个月发生过一件事,但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老人沉默许久。

声音嘶哑沧桑。

“你不会想知道那些事情的,呵呵。

然后贝内代托就上台了,之后又连任了一届,我们之间建立了非常牢靠的合作关系,或者说,友谊和信任。

在这种基础上,才有了促进世界发展到今天的基础。

还记得我刚才提到的《阿甘正传》吗?”

“当然!那部现代类型电影的启蒙之作,即使现在依旧非常动人。”

“呵呵,所以我告诫贝内代托阁下,永远不要把大选变成一场作秀,那次的事件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和掌控...”

“但结果不是好的吗?”

“如果是坏结果呢?”

记者沉思一会,继续在记事本上记录。

“我记得,在我采访您的第一天,您就说过,曾经有过一次选择得到永生的机会,这让我很费解。

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在追求的事情,您却拒绝了?”

“死亡来临时,短暂的生命会认为永生才是解放与自由,但却不知道那也是一种诅咒。”

“呵呵,您的想法还真是奇特呢。”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一名身材高大,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推开门小声道,“伊凡记者,今天的采访时间到了,父亲需要休息。”

“马上!

沙文大师,如果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永生吗?”

他的询问没有得到回答。

无奈之下,他只好收拾起纸笔,背上文件包向外走去。

这时,一名少女带着一名小女孩走到门外,小声说道,“他睡着了吗?”

“可能是吧,姑妈你怎么来了?”

“我有点担心他,所以就过来看看,唉...去年阿西娅去世后,他整个人都看上去变得恍惚了。”

“爷爷睡着了吗?”

“嘘...别打搅他,我们走吧。”

房间中。

靠在长椅上,温暖的毛毯让他想到了曾经那个满是猩红的世界。

模糊的目光中,他似乎看到一只有着棕色眼睛黑猫跳上窗台。

轻轻晃动着尾巴。

渐渐地,变化成一位有着棕色大波浪长发的美丽少女。

熟悉的黑色劲装与脏兮兮的靴子。

她的双手放在窗台上支撑着身体。

小腿搭在窗沿上,轻轻摆动。

“嘻嘻,想我了吗?”

...

...

雨天。

枯黄的树叶洒满街道。

黑色的人群中,传出依稀的哭泣声。

带着秋意的冰冷雨水顺着黑色雨伞的边缘滴滴落下。

那名中年男人搂着一名身体微微发福的女人,不住地安慰他。

“父亲走的非常安详...”

“但我还是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乔凡尼与夏洛特。

他们依旧和曾经一样光彩照人,年轻健康。

但年轻的脸上确实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沧桑与悲凉。

搂着夏洛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几名年轻的法师推着轮椅从远处走来。

布兰东干瘦的身子坐在上面。

“老伙计,没想到我竟然会先比你看到这一天...”

一名穿着黑色长风衣的人拿着文稿,顶着雨匆匆跑过来,小声说道,“陛下,该致辞了。”

一名年纪稍大,头发花白的女法师捂着嘴,转过身去。

“老师是传奇法师,我不相信...”

一位头发全白,面容苍老的大执政官闭眼,默然不语。

在他的身旁站着一个身材矮小,脊背佝偻的小老头。

他满是褶皱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去年的时候还和他开玩笑,一定要让他活到参加我的葬礼的那一天,没想到最后还是他赢了。”

“去年阿西娅故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消沉的沙文。”

乔凡尼看了一眼手里的致辞,还给宫廷主管。

“陛下!您这是...”

示意他不要多问。

乔凡尼转身开始进行最后的致辞。

夏洛特走到墓穴旁边,低头看着里面。

雨水打湿地面,泥泞爬上棺椁。

三名穿着黑衣的年轻法师扶着铁铲站在一旁。

永别了...

短暂的的致辞缓缓结束。

泥土顺着铁铲滑落墓穴。

人群也渐渐散去。

只有那名记者站在最边缘的地方。

看到墓碑旁边的乔凡尼和夏洛特,他们脸上的神情突然让伊凡开始明白,三天前的采访,大师所说的‘诅咒’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在笔记本写上最后一段话,叹了一口气,合上本子。

抬头看着远处,自言自语道,“您的故事还没有完结呢,沙文大师...”

不论如何他也想不到。

没人能够想到。

那天关上门之前,竟是他们与沙文大师的最后一次见面。

把笔记本放在背包中,行色匆匆向特尼斯走去。

...

一个月后。

一本名为《阿拉亚往事——传奇法师沙文回忆录》的书,悄悄放上报停或是图书馆的书架上。

...

又是半年过去。

同样的书。

同样的内容。

摆在瑟银王国历史研究室专员的桌子上。

一名带着眼镜的年轻学者看完后,端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把书放到一边,在撰写论文之前,心中不由感叹。

一个未完结的故事,代表着那个时代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