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准备?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神医圣手:废柴七小姐 作者: 蓝色孽缘 更新时间:2019-10-01 16:51:01 字数:4287 阅读进度:274/274

凤云夕跟南宫文瀚聊完天,就回房间休息,睁着眼睛,凤云夕想了很多,龙夜离,你真是我的劫数啊,但愿,但愿我可以早点儿离开这里,回去看你,因为,我真的很想你了。

等凤云夕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天大亮了,春桃笑着进来伺候,凤云夕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天。

“凤姑娘,今天要出宫吗?”春桃一边帮凤云夕梳头一边问。

凤云夕笑着点点头,“是的,太子殿下陪我出去。”

春桃笑笑,“要不要奴婢也跟着您?”

凤云夕摇头,“不敢劳动春桃姑姑了,如果方便,可以给我个小丫鬟,端个茶倒个水就行了。”

春桃点头,“这个不难,等下我派两个丫鬟跟着姑娘。”

凤云夕点头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自己好像在笑,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深的酒窝也在笑,但是凤云夕心里却有种不知道未来的苦涩。

凤云夕再看春桃的手,自己那一头青丝让她用蝴蝶步摇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的光芒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巧笑倩兮,异常美丽。

凤云夕笑笑,“春桃姑姑的手,真是灵巧。”

春桃一边忙活一边笑着说,“是姑娘的底子好。”

凤云夕抬头看着镜中的春桃,一袭粉蓝色的宫服,没有过多的装饰,如云的秀发,弯弯的柳叶眉,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小巧可人的鼻子,娇嫩的樱唇此刻正微微上翘着,吹弹可破的皮肤,晶莹白皙。论相貌虽然不是绝色,但更吸引人的是她浑身散发出的灵气,仿佛那不小心坠落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晶莹剔透,灵动脱俗。

“春桃,你一直伺候皇后娘娘吗?”凤云夕意有所指。

“是的,姑娘,奴婢自从八岁进宫,就是皇后娘娘面前的使唤丫头,如今奴婢已经二十八岁了,陪伴了娘娘二十年。”春桃有点儿骄傲的说。

“哦?是吗?”凤云夕看了看春桃嘴角的笑容。

“是啊,姑娘,您别小看伺候皇后娘娘,这可不是一份轻松的活计。”春桃笑着说。

“是吗?”凤云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是啊,皇后娘娘是大家闺秀,自小就娇生惯养的,小性子倒是有不少,想伺候好了,可是不容易呢。”春桃赶紧说话好像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

凤云夕笑笑,“哦?皇后娘娘还是系出名门?”

春桃赶紧说,“那是自然,娘娘可是太师之后,轩辕家大小姐,自然是名门之后。”

凤云夕点点头,“那容妃娘娘呢?”

春桃一愣下意识的说,“容妃娘娘是容国公府的二小姐,也算是名门之后。”

凤云夕点头,“这倒是,我看容贵妃身上也是有一股子高贵的气质。”

春桃赶紧赔笑,“姑娘说的极是。”

凤云夕又问,“春桃姑姑啊,十年前容贵妃大病不起,林丞相昏迷不醒,听闻皇上也病了几天,可是咱们宫中撞到了什么?皇后娘娘作为六宫之首,可否找人来看看?”

春桃想了想才说,“十多年前啊,奴婢可记得不太清了,不过,皇后娘娘当时可没病,娘娘还说来着,肯定是因为她供奉着菩萨,得到了神明的庇护。”

凤云夕笑笑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看样子,自己找的人,已经露出马脚了哦。

“姑娘,您的头发梳好了,奴婢伺候您穿衣。”春桃低着头恭敬的说。

凤云夕点点头,“有劳春桃姑姑了。”

春桃赶紧伺候凤云夕穿衣,等收拾完了再看凤云夕,只见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凤云夕的嘴角微含着笑意,她的眼睛像是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哎呀,姑娘真是绝色。”春桃赶紧奉承。

凤云夕从镜子里面看了看春桃,想了想说,“春桃姑姑,刚才听你说,你进宫都二十年了,可曾出过宫?”

春桃一愣才说,“每个月的初一,我们做宫女的可以跟家人在午门口见面,每年的初一,表现好的宫女可以回家探亲一天,其他的时候,除非有皇上的恩典,比如说大赦天下之类的,宫女是不能随意出宫的。”

凤云夕点头,“请春桃姑姑莫怪,我刚来咱们凡人谷没多久,不知道宫女的苦楚,如果今天姑姑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请你跟我一起出宫吧,如果姑姑想回家,也可以回家去看看。”

春桃愣了愣,赶紧给凤云夕跪下,“多谢姑娘大恩。”

凤云夕笑笑将她扶起来,“姑姑赶紧准备饭食吧,太子可能下朝就过来,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春桃赶紧一边抹眼泪一边出去准备饭食去了。

凤云夕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笑笑,真相,越来越近了吗?

等凤云夕吃完饭,南宫文瀚就已经到了,看到凤云夕已经收拾停当了,南宫文瀚温柔的笑着问“准备好了?走吧?”

凤云夕点头,“请太子殿下带路。”

春桃跟着凤云夕和南宫文瀚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南宫文瀚和凤云夕并排着一边走一边聊天,好像南宫文瀚对于凤云夕让春桃跟着一点儿也不奇怪。

到了午门口,春桃先跳上马车,又转身接过凤云夕的手,南宫文瀚则自己翻身上马,众人就一起往黄大夫家走去。

凤云夕打开车帘往窗外看去,只见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伸,始终延长到城外,街上的行人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汴河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咱们凡人谷倒也是个繁华之地。”凤云夕感叹了一句。

“那是自然,皇上陛下励精图治了近二十年,国家昌盛繁荣自然是不必说的。”春桃骄傲的点点头。

“那春桃姑姑,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问你,你觉得是十年前的皇上好,还是现在的皇上好?”凤云夕有意无意的问。

“十年前的皇上是皇上,现在的皇上也是皇上,奴婢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也不明白姑娘为什么会这么问。”春桃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大街上繁华的一切一边随口说道。

“那如果非要你说区别呢?”凤云夕想了想换了种方式问。

“奴婢日日跟着皇后娘娘,不知道区别。”春桃温柔的笑了笑。

“那每月的初一、十五、皇上是必须去皇后娘娘那里的吧,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凤云夕想了想又问。

“奴婢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就是皇上更加勤谨了。”春桃有意无意的说。

凤云夕点头,可不是勤谨了吗?一个丞相做了皇帝,很难立刻改变自己的行事做事的风格,在外人看来,一个帝王做到一个丞相那样,肯定是更加勤谨了啊。

“姑娘,你看那里,有个穿糖人的。”春桃高高兴兴的指着远方对凤云夕叫道。

凤云夕点头小小不再问了,春桃是在适时的终止了她们之间的谈话。

“到了。”南宫文瀚在马车外轻声的喊了一下。

“来了。”春桃赶紧跳下车然后过来扶着凤云夕慢慢的走下车。

“姑娘小心。”春桃恭敬地请凤云夕下车。

凤云夕点点头微笑的走了下来,“多谢春桃姑姑。”

黄大夫夫妻二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凤云夕抬头观瞧只见黄大夫,一身雪色长衫,墨染般的发丝在烈风的吹拂下,张扬着,飞舞着,一张俊逸至极的脸庞挂着淡然清雅的笑意。

再看黄夫人,只见她身着一袭玫瑰紫色留仙裙的她,朱唇皓齿,流光溢彩,荣光焕发,即便是淡淡的妆容,却显的她更加眉清目秀,卓尔不凡,出尘脱俗,就宛如一朵不可亵玩的白莲般,美丽妖娆的同时,一股清冷的傲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凤云夕点点头,黄大夫和黄夫人两人都有点儿惊为天人的感觉,黄大夫夫妻两人赶紧给南宫文瀚和凤云夕行礼,“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凤神医。”

凤云夕赶紧上前一步将二人扶起,南宫文瀚则了一句,“免礼平身。”

黄大夫和妻子激动地一左一右的握住凤云夕的手,万万没想到凤云夕真的发达了,成了凡人谷第一神医,不,这不是最让人惊讶的,最让人惊讶的是,凤云夕虽然从成了第一神医,还记得答应他们的事情,又是让太子亲自派人来传话,又是自己亲自过来,可是给足了他们的面子。

“黄大夫、夫人,两位别来无恙?”凤云夕温柔一笑。

“好,好,多谢凤神医。”黄夫人轻轻摸了摸眼泪。

凤云夕笑笑,“两位不要客气,叫我凤云夕就好了。”

黄夫人正要开口,黄大夫赶紧拒绝,“神医,如今是皇上亲自下旨册封,我们不能无礼。”

凤云夕笑笑就拉着黄大夫夫妻二人走近了院子。

南宫文瀚跟在后面,随着众人一起进去。

进了客厅,凤云夕开门见山的将黄思宁如何失踪又如何昏迷等情况亲自给南宫文瀚讲了,又简单的提了一句,黄思宁的魂魄有可能会附在一直老鹰的身上。

南宫文瀚一直听,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地皱皱眉头。

凤云夕说完了挥挥手,春桃赶紧送上茶水,南宫文瀚喝了一口,“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凤云夕笑笑,“多谢太子殿下新人,劳烦太子殿下请京兆府尹,去药王庙后院枯井里,将黄思宁公子请出,送到黄家,其他的就不用麻烦太子殿下了。”

南宫文瀚想了想,“我亲自带人过去,一来,此事发生在京城,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引起恐慌,第二,如果黄公子确实是被奸人所害,那么更应该保密,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凤云夕满意的点头,这样最好,有南宫文瀚亲自带人去,比京兆府尹更加合适,看来,即使不是风七的转世,南宫文瀚还是很靠谱的嘛。

黄大夫和黄夫人不住地给凤云夕和南宫文瀚叩头,春桃赶紧将二人一起扶了起来。

凤云夕笑笑,“黄大夫,那只鹰呢,现在在那里?”

黄夫人赶紧赔笑,“自从知道他可能是宁儿以后,我日日夜夜的守着他,生怕他出了事情,现在正在我房里。”

凤云夕点点头对着春桃说,“麻烦春桃姑姑替我去抓几味药来。”

春桃赶紧去取了纸笔又亲自给凤云夕研磨,凤云夕刷刷点点写了一张药方,笑着对黄大夫请求,“劳烦黄大夫带着春桃去吧。”

黄大夫接过药房恭敬的带着春桃去了前面抓药。

凤云夕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笑了笑,一把拉起黄夫人,“走吧,我们去看看黄公子。”

黄夫人一边小声的与凤云夕互诉衷肠,一边偷偷的抹眼泪,千万不要让凤云夕说的成了真啊,她的宁儿,是因为自己的亲妹妹陷害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样她以后还怎么活啊?

人都说,养不教父之过,她的夫君,一心一意的扑在医术上,儿子和女儿的教育,都是她在做,儿子跟着夫君,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而女儿,难道真的是谋害哥哥的凶手?这让她这个做娘的情何以堪啊?以后面对儿子和女儿,她到底应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