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谁让你们那么亲热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作者: 葱不吃糖 更新时间:2019-10-02 02:01:45 字数:3318 阅读进度:325/325

第325章谁让你们那么亲热

玉绝尘跟着白如烟来到亭中坐下,白如烟看着玉绝尘,顿了片刻,开口道:“洛儿从小在眉山长大,心思单纯,她救了玉公子,并且认了你做徒弟,也算是缘分。”

玉绝尘冷眸看向白如烟,低沉的声音应道:“白姑娘想说什么直说便可,不必拐弯抹角。”

白如烟脊背一僵,低着头,有些紧张:“你与洛儿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不论有无结果,此事似乎与白姑娘并无关系。”

白如烟突然猛地抬眼,对上玉绝尘那双清凛的凤眸,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时语塞。顿了片刻,她眉头微蹙试探性的问玉绝尘:

“玉公子对洛儿,并非只是师徒之情,对吗?”

玉绝尘眸底一抹异色划过,没有否认,“是又如何?”

“可她已经是你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沦为伦常不可僭(jian)越!洛儿还小,根本不懂情爱,她接触的男子也少,你如此,将来让洛儿该如何面对如何做人?今日她因此事烦恼了一整日,茶饭不思,若以后呢?难道要她因此整日消沉下去?”

玉绝尘喉结滚动,他深邃的墨眸看了一眼白如烟,“多谢白姑娘提醒。师父是我的救命恩人,对我恩重如山,只要我活着,便不会做出有辱她名声之事。”但他心里清楚,他已经放不下那个小丫头了。

白如烟心中轻叹了口气,缓缓起身,福了福身,“玉公子知道其中利害关系便好。作为洛儿的姐姐,我希望她永远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次来凌云宗,我看到她比平日里懂事了很多,想来这其中必然有玉公子的功劳。我知道你对她很好,但有些好,还请玉公子能把持住,别逾越了。否则,将来若是洛儿受了伤害,我们眉山宗的人绝不会放过伤她心的人。”

说完,便转身离开。

玉绝尘定定的坐在原位,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前方,脸色越发的阴沉冰冷。

与此同时,白洛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膳房外,她扫视了一眼四周,见四处无人,努了努嘴,径直进了膳房。

因为晚膳时间已过,所以膳房里就剩下两个下人值班。

白洛进了膳房,清澈的眼睛看着那两个正在洗菜的人,笑道:“那个,还有没有吃的?”

两人同时回头,见来人是白洛,急忙应声,“有,洛儿小姐想吃什么?奴婢这就给您做。”

白洛以前来凌云宗,夜里经常来膳房找东西吃,所以膳房里的人几乎都认识她。见是白洛,自然也高兴的紧。毕竟,他们这种下人,在主子眼里就是个奴才。可白洛却不同,她从来没有将他们当做下人看待过。

白洛见两人是老熟人了,眯着双眼对两人笑道:“嘿嘿,还是老规矩,多熬点汤,我们一起吃!”

两人小鸡逐米似的点头应了一声,开始忙活了起来。

白洛因为无聊,所以便出了膳房,一个人坐在石阶上,抬眼看着灰暗的天空,想着自从回来后都没有见红红出现过,好奇的打心里叫了一声:“红红?”

只是,半晌没有任何回应。

白洛有些郁闷,玉绝尘说虎哥那天在书藏书阁的时候出来过。他晚上也问了虎哥,但红红为什么还没有动静,虎哥也不清楚。甚至因为玉绝尘这一问,虎哥也开始担心起红红来了。

想想都已经过去几天了~

白洛发现,自己莫名的又想起玉绝尘了,她眉头微拧,一脸苦恼。

忍不住叹了口气,双手撑着下颚,盯着前方出神。今天姐姐说,她认了玉绝尘做徒弟,所以便不能对玉绝尘生出其他感情。

她觉得玉绝尘是她的徒弟啊,自然要对他好一些,照顾一些。至于生出其他感情,白洛觉得,应该就是师徒之情吧!

姐姐说的那些话,她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可是,也不知为何,自从和那小子从后山回来后,她就莫名其妙的满脑子都是玉绝尘那张俊冷的脸,还有今日与他亲密接触时的情景,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白洛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现在也没有一个可以愉快的聊天的人,大师兄他们这几日都在忙着应付其他宗门的弟子,也不来找她玩~心中轻叹了口气,回头睨了一眼膳房的方向,开口问道:“两位姐姐,汤煮好了吗?”

里面传来清脆的声音:“洛儿小姐,再等上一炷香的时间就好了。”

白洛无奈,只好应了一声,继续等着。

她抱着双膝,下巴抵在膝盖上,低头看着脚下。突然抬眼,眸光一亮,要不,去灵海找无伢那老头聊聊?

想到此,白洛转瞬进了自己灵海中。

“老头!无伢!”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白洛好奇不已,怎么无伢也没动静?

她又叫了他一声,“老头!”

仍旧没有一丝回应。白洛努了努嘴,都不理她嘛?

余光瞥见不远处的竹林,心想,那老头会不会在竹林里练功?想到此,便大步走了过去。

只是,接近竹林的时候,白洛却听到了红红的声音传来,“臭老头,你耍赖皮!重来!”

白洛怔住,红红醒了?

她急忙进了竹林,当看到无玡和红红面对面坐在石桌前玩围棋时,白洛脸色顿时变得不悦起来。

好啊,她叫他们,无人理睬,合着,人家在这里玩的正尽兴呢!

白洛狠狠地瞪了一眼无玡和红红,大步上前,白皙的手往石桌上重重一拍。棋局顿时全乱。

无玡急声哀叹:“哎呦,老夫马上就要赢了!谁这么挨千刀哦!”

红红同样生气,它好不容易偷偷悔了一步棋,结果期盼突然乱了,它正欲开口大骂,结果看到是白洛时,顿时怔住。

无玡此时也发现是白洛了,见状,面不改色的淡淡开口:“呦,丫头,你来了?”

白洛朝石椅上坐下,不理会无玡,瞪了一眼红红,“方才叫你,为何不应声?”

红红正欲回答,无玡率先开口:“这小畜生不是在陪我下棋嘛?怎么回应你。”

红红急忙摇头:“主人,不是这样的,你别听臭老头胡说。”这老头,实在坏得很,方才非要拉着她下棋,现在还跟主人这么说,哼!

红红表示,等主人出去后,它绝不会理臭老头了!

白洛听了无玡的话,不悦的看向红红,问:“那你说怎么回事?”

红红无辜的眼神望着白洛,最后看了一眼无玡。无玡接收到红红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最后心一软,笑了笑对白洛道:

“好了,不逗这小畜生了。你和那小子从灵兽秘境离开后,这只小畜生出了点意外,所以暂时回应不了你。不过,你进来灵海,就能与她说话了。”

白洛好奇的问:“为什么?虎哥明明都能和小尘尘说话的。”

“那是虎哥修为高。这小东西老夫都看了,修为低不说,还懒得要命。”

红红白了一眼无玡,转身乖乖的蹲在一旁。

白洛听了无玡的话,突然忍不住嗤笑出声。她望着红红的背影,喊道:“小东西,听到了没有,老头说你太懒了!”

红红委屈的声音传来,“知道了,主人。”

无玡见白洛似乎有心事,好奇的问:“丫头,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好?”

白洛朝溪边走去,一个人坐在岩石旁,看着湍流的溪水,转眼看向无玡,“老头,我今天好像做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白洛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头说。

无玡却突然开口,“是因为今日和那小子?”

白洛猛地转眼看向无玡:“你怎么知道的?你看到了?”

“对呀!”

说完,无玡就后悔了。

果然,白洛突然瞪着无玡,“臭老头,你答应我的,不偷听我的心事,不窥探我的生活。你竟然偷看我和小尘尘~”

话还未说完,白洛的脸蛋就突然绯红一片。

无玡见状,解释道:“老夫这也不是故意要看的呀,谁让你们俩亲的那么激烈的。”

白洛给了无玡一记冷眼,转身冷哼一声不理会无玡。

无玡见状,好奇的问道:“说说吧,发生什么事了?是因为那小子亲了你,所以你不高兴了?”

白洛瞬间低下头,淡淡开口:“我与小尘尘是师徒。今日我们那个,姐姐说是不应该的。我也觉得今日我太纵容那小子了。虽然是帮他,但帮他的方法可以有其他,并非必须要和他亲热。”

无玡听了白洛的话,脸色一沉,突然起身,喝道:“谁说这事不应该了?”

白洛抬眼,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无玡,“小尘尘是我徒弟,我是他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我本是他的长辈,却与他如此亲昵~老头,是不是我很混账?”

无玡不悦的道:“你这丫头,别跟老夫提什么师徒。从老夫看到那小子的第一次,就知道,那小子就没有拿你当师父看!不过,他对你的心意,老夫作为过来人,还是看的明白的。”

“老头,你什么意思?”

“丫头,你不觉得玉绝尘那小子对你和对其他人态度不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