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一线连针术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上门狂婿(一朵奇葩花) 作者: 一朵奇葩花 更新时间:2019-10-01 16:11:47 字数:2286 阅读进度:342/344

此话一出!小赵立即大吼一声,“救,快救救她,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就是给你当狗,我也愿意!”

秦言怒骂道,“当狗?

救自己的媳妇也要犹豫,你根本没有给我当狗的资格!”

秦言从梁医生手里夺走银针,走到那身子逐渐停止颤动的孕妇跟前,手中五根银针一字排开。

周围的人看到秦言给孕妇治病,一个个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们有人听说过柳家废物女婿秦言的一些事迹,都包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柳梦雪紧张的手掌纠结在一起,不自觉间,手心都是冷汗。

秦言手掌只是从孕妇身侧拂过,眨眼间,银针稳稳刺入穴位之中。

这是什么?

仔细观察秦言针灸的众人,根本没看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可就已经刺入穴位了。

甚至几乎是五根银针同时刺入。

顿时,一个个脸上满是问号。

梁医生好容易平复了心绪,瞪大眼睛看着秦言的一举一动,他要看这小子到底会不会针灸。

可是,同样他自己也没看清楚。

这时,秦言又走到另一侧,同样五根银针在手。

众人都把眼睛放到最大,死死的盯着秦言的手和手中的银针。

梁医生伸长脖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只见手掌虚影扫过,每个穴位处只是稍作短暂的停留,五根银针已然刺入穴位之中。

梁医生一脸痴呆,脑海中有一个藏在最深处的片段始终想不起来,就那么愣愣的看着。

其他人揉了揉眼睛。

完了?

这就完了?

柳梦雪看不懂针灸,就是觉得秦言的行针完全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非常的好看。

禁不住对旁边的柳亭风问道,“柳伯伯,你,你觉得秦言的针灸怎么样?

他,难道真的会医术?”

柳亭风摸着胡子,也是皱眉苦思,随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据听说,针灸讲究的是如临深渊,手如握虎,神无营于众物,可是秦言这...”柳亭风也是被弄懵了。

他曾见过有高超行针手段的医术大师,在行针的时候非常的专注,甚至抱着敬畏的态度。

就像是面临深渊一般的谨慎,持针时犹如手握猛虎般敬畏,并且必须聚精会神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银针上。

可是,哪里见过秦言这么随随便便就插针的。

秦言不着痕迹的擦了一下左边鬓角的汗珠,对着小赵说道,“共十根针,从左到右,从下至上,每隔五分钟取下一针,不可乱了次序,不可错了时间。”

小赵神情茫然的点了点头。

秦言皱眉猛喝,“听到了没有!”

小赵吓了一个激灵,连忙说道,“听,听到了。”

说到这里,小赵看向床上的妻子,脸色正常,呼吸平稳,知道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小赵一脸感激的看着秦言,“恩,恩人,谢谢你救了我媳妇。”

秦言淡声说到,“能给她一个好的环境,对吧?”

秦言的目光紧紧盯着小赵的眼睛,要看穿他的内心。

如果这小子敢阴奉阳违,秦言必会严惩!小赵扭头看了一眼从鬼门关转一圈又回来的妻子,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迎向了秦言的目光。

小赵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能做到,等她醒了,我就带她离开,给她找一个有热水,有灯光,有暖气的房间,让她好好的把儿子给我生下来。”

“我发誓!”

小赵对天发誓。

老妇人听到这里,顿时愤怒的骂道,“小赵,你是要背叛我们么,你知不知道你搬迁的话,这些日子的苦都白受了。”

那几个钉子户也是愤怒大吼,“对啊,你TM给老子醒醒!”

“小赵,你不能被他们忽悠了,坚持就是胜利!”

小赵突然发出狂笑,“没错,如果现在走,我和媳妇的苦日子是白受了,但是现在走,她以后就不会过苦日子了。”

秦言知道小赵已经做出了抉择,今天捏的软柿子非常到位,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走到柳梦雪跟前,说道,“走吧。”

柳梦雪点了点头,突然说道,“等下。”

秦言愕然站立。

柳梦雪伸出手,指尖轻轻触碰着他鬓角渗出的一滴汗珠,“累坏了吧。”

秦言笑着摇了摇头,“一指拂去世间苦,你做得到。”

一指拂去世间苦?

柳梦雪默默念叨着,能够感受到秦言这句话里,对自己的情意。

难怪刚才他会这么的生气,有情有义的男人见到小赵这种自私自利到绝情的人,估计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吧。

柳梦雪对着柳亭风几个人招呼了一声,跟着秦言离开。

她根本不知道,刚刚脑海里想的情义男人会杀了小赵的这个被当作玩笑的念头,是真的有可能发生。

刚才秦言如果察觉到小赵是在敷衍,他继续对他怀孕的妻子如此无情自私的话,秦言是真的会给他一次惨痛的教训。

走出了东湖村之后,柳梦雪看着破败的东湖村,长长的出了口气。

刚才可是数次从绝望到希望中来回往返,幸好上天眷恋,秦言赢了。

柳梦雪问出了柳家众人都非常好奇的话,“秦言,你难道会中医针灸?”

秦言随意的点了点头,“跟一个老头学过。”

柳梦雪讶异的看了一眼秦言,“老头?

他很厉害么?”

柳亭风也竖起了耳朵。

秦言脸上满是不屑和恶心,在地上吐了口唾沫,“厉害?

那就是个垃圾!”

柳梦雪看到秦言罕有的恶心的表情,顿觉无趣。

柳亭风几个人笑着摇了摇头,一个能被柳家上门女婿都瞧不起的垃圾,那老头恐怕真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而这时小赵家里呆愣了许久的梁医生,猛然站了起来,突然大吼一声,“我想起来了,我老师说过的,古传遗失的一线连针术!”

梁医生冲出门外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噗通摔在地上后就趴着不起了。

梁医生抬头看天,满脸不可置信的喃喃说道,“他,那么年轻,怎么会如此神乎其神的失传绝学,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