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共同的决定

bt365体育在线投注app手机打不开_ber365体育投注网站_365体育投注平台: 壁垒与秩序 作者: 四目子 更新时间:2019-10-01 20:17:13 字数:3108 阅读进度:237/237

面对辛苦的训练,年幼的黎瑟琉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事实上如果她向父亲提出放弃的话,以因斯对她的宠爱,几乎是一定会满足她的要求的;可是,为了证明自己,多少次想过放弃的黎瑟琉就有多少次重新振作起来的经历。

最终黎瑟琉证明了自己并不比男性弱,之前是作为威斯藤学院的警卫队副队长,现在则是要与大家一同,参与对苏德尔教国的战争。

黎瑟琉所做的一切选择,都是为了不成为男性的附庸,然而此时摆在她面前的选择,似乎是有悖这一理念的。

家庭、事业、理想,这是女性不对,应该说这是所有人类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组成。当下的黎瑟琉,如果接受了与坂井凛、堇文月一同分享流火这件事,那么家庭这一块会出现变化,事业的话则没有改变,理想的话

理想我的理想到底是什么

黎瑟琉的双目中出现了迷茫,曾经她以为自己想要的是独立选择的力量,这种力量她的确拥有,但是现在她却无法靠着这种力量打破这一僵局。因为,所有的阻力并非来源于自身之外,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人威逼;一切阻力都源于黎瑟琉的内心,是自己在强迫着她,也是自己在威逼着她。

突然间,黎瑟琉回想起,就在数时间前,自己曾与流火达成的心灵感应,那种感觉顷刻间占据了她的身体。

此前是因为黎瑟琉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着的状态,对于这种感觉,她并没有特别深的感悟,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步调一致的契合感,真的让她感觉很好。在所有愉快的感受中,这种也是排在相当前列的,她很喜欢这样的,甚至可以断言是非常喜欢

堇文月与坂井凛,在黎瑟琉思考的时候,两人一直在看着她;突然间,她们看到黎瑟琉的眼神出现了改变,此前茫然的时候,她的目光涣散,根本无法聚于一点,而现在却能看到,黎瑟琉的眼神已经变得坚定。

“有结论了吧”看到黎瑟琉恢复为平时的样子,堇文月向她问道。面对堇文月的询问,黎瑟琉点了点头。

“那么,告诉我们你的决定吧。”

“虽然很不甘心,但我在仔细思考后,发现自己忘不了之前那种感觉这样的感觉,除了流火之外,或许再没有人能够让我体会到了。即便有,我也不想再去寻找,现在的我并没有那样的时间,想做的事情还很多,所以我决定像你一样。”

“意思是你决定接受这样的结果了”

“是的。”

黎瑟琉与坂井凛对视着,从对方的眼中她们看到了彼此都出现了一种新的意识。在此之前黎瑟琉和坂井凛,她们在看待对方的时候是“同伴”“亲密的战友”这样的,而现在却多了“竞争对手”这样的认知。

其实这种竞争心是很怪异的,她们并不是想靠着竞争来获取更多的东西,但内心却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样的认知。

“等凛先等等,刚刚黎瑟琉说的话不觉得很奇怪吗”

就在这个手,堇文月突然介入到两人之中,并对黎瑟琉之前说的话发起质疑。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对于一脸焦急的堇文月,黎瑟琉还是很疑惑的,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你说你忘不了那种感觉,还说除了哥哥之外,无法再从别人身上体会到。这到底指的是什么啊难道你们做了什么不健全的事情吗”

听堇文月这么说,坂井凛也感觉到了问题,她盯着黎瑟琉,那目光犹如警犬般锐利。

被坂井凛这么盯着,黎瑟琉可不太好受,那种“你做了吗”的疑问,不断从坂井凛那边传递过来,让黎瑟琉既害臊又气恼。

“你们两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不健全的事情我跟流火从来就没做过你们想的那种事情真是的气死我了”

“真的那么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仔细想想,会不会让人产生误会。”

黎瑟琉的激烈反应让两人不得不相信她的话,但是对于她之前说的那些话,还是充满了浓厚的好奇。

“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黎瑟琉将自己与流火之间出现的心灵感应对两人说了出来,听了之后她也看到这两个人的眼中已经满是惊讶的神色了。虽然知道这样并不太好,但此时看着这两人,黎瑟琉的心中还是产生了一些得意的小心思。

从这个事情上来看,黎瑟琉对堇文月和坂井凛她们,已经是拥有了领先优势,得知了这一情报后,堇文月和坂井凛一下感受到了压力,这种危机感有时还是要的。

流火自此都相信,人类的进步从压力而来,宽松的环境只会造成“宽松世代”这样的结果。人们可以看到,在人类史上,诞生强大文明的区域,大多集中于北纬干旱带上。

抛开人种优越的缪谈,单以地理因素来看,在这样的区域,物产其实是很丰富的,不过降水却很稀少,这样的情况导致何种结果没错,那就是不劳动就会挨饿,正如被杀就会死一样,挨饿也会死;那么,不想死的人就要想办法,或者巧取豪夺,或者辛勤劳动,只要想得多、做得多了,那么就能够活下去。

相比起那种随便一场雨就有大量食物产出的区域,这里的人想得多、做得多,虽然其中可能有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但人只要思考,然后去实践,就必然会进步。

这是个简单的推导过程,其中的逻辑性是说得通的;不过与其他支持“地理决定论”的人不同,流火认为环境的因素只是推动人们迈出那第一步的推手,之所以在这些区域发展出更为强大的文明,后续那一系列复杂的情况也是一个因素。但是,万事开头难,只有踏出了第一步,才能不断往下走。

历史的车轮滚滚,在人类史上,人们可看到大量战争带来的血腥、屠戮,也能看到我们的社会正在不断完善,受其保护下出现的大量研究成果。每个挣扎于其中的人,要想不被无情地淘汰,其手段也就只有“学习”这一种了。

只有学习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在此,“学习”并非单单指的识字,学习的模式从来就是多种多样的,模仿他人或是动物的行为生存,这就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掌握到的重要技能,对于智人而言,活用学习这种技能,正是他们活下来的保障。

单纯的力量使用,只能被称之为兽,人类之所以能被称之为人,最重要的能力是思考,任何时候也不要自暴自弃地放弃思考,要知道人一旦放弃了思考,就已经败北了。

此时此刻,还在床上躺着的流火,他就一直在思考着,在思来想去之后,流火发现自己似乎就没有什么能对坂井凛说的,安慰的话语,即便出口了也是不痛不痒,简单地说就是无济于事。

结果,也就只剩下道歉这一途径可走了啊。

就在流火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看到离开的三人,又回到了这帐篷内;此时已经凌晨两点,若是平时在这个时间点,无论流火还是她们三个,都应该睡着了才对。

“你们,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吗”

“就这点来说,你不是一样的吗。”听了流火的话后,坂井凛开口这么说道。

这么说着的时候,三人也再次围到了流火的床前。看到坂井凛那冰冷的神情,流火不禁咽了口口水。

看到围拢在面前的三人,尤其是坂井凛,流火开口了,虽然很是紧张,也很是担心,但他还是说了。

“那个关于凛此前要我给出的说法说实话,我想来想去,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到应该怎么说才好。所以,我觉得我只能向你道歉,虽然这道歉也就是我的自说自话,但我认为我还是只能这么做。对不起”

“道歉是吗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了。不过,在此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坂井凛脸上的表情,流火看了后感觉相当不妙,她这种样子就好像是决定了要与大家决裂似的。

“从这之后,我们就不能再继续以同伴的身份相处了,过去的一切已经结束了。”

听她这么说,流火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坂井凛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他又哑然了。挽留的话语其实已经几乎涌上喉咙了,却又被吞回到肚子里,此时的流火就像是吃到腐坏的食物似的,相当难受,也相当闹心。

“我也有些话想要说。”

说这话的是黎瑟琉,听到她这么说,流火又将视线集中到了她的那儿。

“我很失望,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一开口就是责备,这让流火不禁有些颓然。